• <blockquote id="l9q51e"></blockquote><ins id="l9q51e"></ins>
    <thead id="b81ag9"></thead><th id="b81ag9"></th><optgroup id="b81ag9"></optgroup><font id="b81ag9"></font><bdo id="b81ag9"></bdo>
    1.   加入收藏 | 設爲首頁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聯合資訊 >> 聯合資訊
      從“穩妥”到“穩步” “房地産稅”落地有多遠?(轉自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記者 王營 實習生 陳惠    發布時間:2019-03-13   點擊率:11253
       
       

      萬衆矚目的房地産稅再次成爲兩會的“關鍵詞”。

        38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上,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作關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工作的報告。栗戰書說,集中力量落實好黨中央確立的重大立法事項,包括審議民法典,制定房地産稅法等。而此前的3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表示,健全地方稅體系,穩步推進房地産稅立法。

        對于房地産稅這一次表述,中原地産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認爲,從文字語法上來看,是指立法調研、起草等可能性。但也有專家稱,2019年制定房地産稅法的意思,就是年內要拿出法律草案來。

        穩步推進

        從定義上講,房地産稅是一個綜合性概念,一切與房地産經濟運行過程有直接關系的稅都屬于房地産稅。但根據專家的分析,列入立法計劃的房地産稅,是一個專有名稱,是房屋持有環節的稅種,略近于原來的“房産稅”,但涵義應有擴大,征收標准更複雜。

        作爲樓市調控重要的長效機制之一,房地産稅立法一直備受關注。有關房地産稅的提法,今年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上的原文表述是,栗戰書表示,集中力量落實好黨中央確定的重大立法事項,包括審議民法典,制定刑法修正案(十一)、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房地産稅法、出口管制法、社區矯正法、軍民融合發展法、退役軍人保障法、政務處分法,修改證券法、現役軍官法、兵役法、人民武裝警察法、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組織法、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議事規則,生物安全法、長江保護法等立法調研、起草,都要加緊工作,確保如期完成。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關于房地産稅的提法是“穩步推進房地産稅立法”。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關于房地産稅的提法始于2014年。2014年政府工作報告的表述是“做好房地産稅、環境保護稅立法相關工作”;四年之後,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對此房地産稅的表述是“穩妥推進房地産稅立法”;2019年,房地産稅則從“穩妥”變爲“穩步”。

        關于房地産稅立法過程,20171220日,國家財政部部長肖捷曾在《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指出按照“立法先行、充分授權、分步推進”的原則,推進房地産稅立法和實施。對工商業房地産和個人住房按照評估值征收房地産稅,適當降低建設、交易環節稅費負擔,逐步建立完善的現代房地産稅制度。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認爲,此次兩會上明確提出,要集中力量落實好黨中央確定的重大立法事項,包括制定房地産稅法等內容。同時明確了立法調研和起草等基本工作,這也爲房地産稅法的推進提供了明確的路徑和思路。對于此類房地産稅的立法工作來說,思路和過去是高度一致的,即立法優先再積極進行試點和推廣。所以立法工作也是比較緊迫的,尤其是體現了當前房地産稅法推進中的穩妥、嚴謹等思路。

        調控已由短調變爲長調

        張大偉認爲,房地産稅立法已經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表述是穩步推進,穩步是指有把握地按一定步驟進行。“穩步”與“穩妥”兩個詞有很大程度不同。這意味著房地産稅正逐漸進入立法程序制定中。但需注意,穩步推進下的房地産稅,還需要一定時間。

        戴德梁行北中國區研究部主管魏東也注意到,2018年的兩會報告提出了“穩妥推進房地産稅立法”,在本次的報告中則改成了“穩步推進房地産稅立法”,該表述的變化表明2019年房地産稅立法更加明朗了。在20189月的全國人大常委會的五年立法規劃中,房地産稅被列入條件比較成熟、任期內擬提請審議的第一類項目,因此預計房地産稅將不會在短期內推出,但從長遠看房地産稅的推出是大勢所趨。

        “從立法的層面看,房地産稅至少要走5個核心環節。第一、立項和立法人員確立,即所謂的組織架構需要搭建,這需要一些既懂財稅又懂房地産的人士加入,同時也需要一些懂得住房制度改革的人加入。第二、調查研究,不排除包括上海和重慶會成爲重點調研的對象,同時針對近期的類似公攤面積等熱點問題,也會納入到調研之中,另外也包括國際曆史經驗的研究。第三、發布征求意見稿,估計這個征求意見稿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即會比別的法律更爲謹慎。第四、審查。審查的過程,其實就是對房地産稅開征以後的市場影響進行評估,這個評估要結合類似物權法等概念進行。第五、發布。這個過程預計需要一段時間。”嚴躍進說。

          58安居客房産研究院首席分析師張波認爲,房地産稅進程繼續推進是個業內的共識,但房地産稅作爲一個重要稅種需要較長的准備期。房地産稅作爲未來房地産行業的重要稅種,不但有利于推動“土地財政”從根本上得到解決,並且可以保障房地産市場平穩運行。“房地産稅是長效機制的組成部分,未來稅收制度結合土地制度、住房制度、金融制度等多種長效機制手段將對于房産投資的預期産生較大影響。但這一變化是潛移默化而非一蹴而就的,影響也會更爲深遠。”

        張大偉表示,很明顯,房地産調控已經發生了明顯質變。各種房地産調控已經從過去的以限爲主的短效機制向長效機制轉變。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 Reserved 甯波聯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地址:中國浙江甯波經濟技術開發區東海路1號聯合大廈 電話:086-0574-86222256
      浙ICP備15005131號-1